返回学院首页
猫河与守望的季禾

发布时间: 2019-07-11 作者: 来源:大学生记者团 浏览次数:1

“喵,喵……”她伸手迷迷糊糊沿着声源摸去,柔柔软软的一团,这回她算是彻底醒了,起身捞过那一团,忍不住嘟

囔。“小家伙,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会嘛”“喵喵……”噗呲,真是个机灵猫,柯奈心里想。

柯奈今年二十六岁,主业是专栏作者,副业是个“旅行家”。当然她没有那么专业,只是因为喜欢旅行,还有那份对世界依旧保持着的好奇心,像海绵一般不断吸收着其中的快乐,途中遇到的陌生人也总能给她带来不同的故事与感动。

为了专栏写作,她提前在网上订了一家厦门民宿,名字叫猫河,装饰简单却处处透露着店主的用心,食物也做得格外合她的胃口。店主是一对夫妻,曼川和典原,性情温和,喜欢养猫,她抱着的小家伙就是店主家的。刚到店时,这个小家伙依在她脚边,她的心都要化了,便征得店主的同意,把它抱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柯奈抱着它走到窗前,窗外的天空像是水洗过的蓝,空气中夹杂着花香,惬意极了。“叩叩”她打开房门,是女店主曼川,头发稍稍挽着,肩上搭着披肩,优雅极了,“柯奈啊,收拾下去吃饭啦”,“好”。洗漱好,简单披了外套,她走到餐桌前,曼川一边摆碗筷!一边招呼着让柯奈坐好,诱人的糕点和小米粥恰到好处,柯奈满足地眯了眯眼睛,毫不吝啬地夸赞着这美味,曼川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啊只是打下手,真正的大厨是季禾,这些点心都是她做的。”我好奇地朝着餐桌的另一角望去,曼川所说的季禾就坐在那,被点名的她也只是淡淡地笑着,并不多说什么。柯奈看见曼川与典原似是不经意叹了口气,心下便觉疑惑,这个季禾可真怪。

“喝杯柠檬水?”“嗯……谢谢”,她接过水杯后曼川拉过旁边的凳子坐了下来,院子里有许多精心打理过生长得也好的花,迎着夕阳,对面岛上的灯塔闪着光,再美不过。只见曼川征愣着,柯奈顺着目光看去,典原带着季禾在旁边的草莓圃里忙活着,许是太久未出声,曼川反过头,不好意思的笑笑,眼睛里还留着一丝黯然。

季禾是曼川姐姐的女儿,被送过来的时候她肿着半张脸,眼神黯淡无光,似是一汪沉寂的夜湖。两年前,一辆巴士在雪地里打滑翻进海里,数二十人葬身大海,只有为数不多的幸存者,而这些幸存者大多都不得不依靠心理治疗走出那场噩梦,当然也有人终其一生不愿走出来,季禾就是如此。她之所以幸存下来,是最后快要窒息的时候,被母亲拼命递过来一块甲板。而那天,季禾刚参加完母亲的葬礼,原本沉静的父亲突然发了狠打了她一巴掌,“她是为了你死的,为了你啊,你怎么哭都不哭一声?”季禾自始自终都没有哭过,她好像以后都不会流眼泪了,巨大的悲伤压的她喘不过气来。

最后是曼川的妈妈把季禾带到这里的,她沉默寡言,不似曼川之前见过的那样,活泼明朗。季禾做菜的手艺像极了她妈妈,色泽诱人,美味可口,每位来民宿的客人都赞赏有加,她也只是淡淡地笑,从不多说,曼川和典原心里担忧,面上却不露分毫,处处照顾着。“真希望她能放下心结,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好,这大概是姐姐最盼望的吧。”也不知道典原说了什么,季禾满是懊恼地从草莓圃里走出来,曼川担忧地跟了过去,许久后便有一阵阵哭泣声传来。

这件事后季禾似乎有了好转,对于客人的夸赞也细细柔柔的回答,并分享一些经验,曼川和典原对此更加喜闻乐见,猫河里传来一阵阵轻铃般的笑声,对面岛上的灯塔在夕阳的余晖下闪着柔和的光,故事也有了新的开始……

(大学生记者团 罗慧)